考古资讯

玄奘翻译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残片现身

2017年11月到2018年1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吐鲁番学研究院共同开展的吐峪沟石窟寺第8次发掘中,这件珍贵文物的出现,让所有在场的人员兴奋不已。自2011年开始的这项考古发掘,每年成果不断,佛经、壁画、佛寺建筑布局等,令人鼓舞。这次的纸质文物又是什么呢?

遗址

圆明园

圆明园位于中国北京市海淀区,是一组清代的大型皇家园林,由圆明园及其附园长春园和绮春园(后改称万春园)组成,通称为“圆明三园”,占地350公顷,约合5,200亩。

鉴赏

雍正皇帝真容彩塑像

雍正皇帝真容彩塑像,故宫博物院馆藏。由清宫造办处从苏州召募的艺人捏制,原藏景山寿皇殿,是清宫敬奉祖先之地。真人泥塑在清代盛行于康雍乾三朝,而这是如今仅存的一件清帝泥塑像。

现状调查

兰亭碑上“兰亭”两字将被手磨平?

兰亭因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而名扬天下成为书法圣地。古色古香的兰亭碑亭成为书法圣地标志性建筑。到兰亭朝圣的人们,看到兰亭碑倍感亲切,纷纷与兰亭碑合影留念。不少游客还用手摸摸”兰亭”两字,由于触摸者较多,”兰亭”两字光滑发亮。兰亭景区负责人为此忧心忡忡,长此以往,”兰亭”两字将被磨平。那么兰亭碑该如何保护呢?

遗存保护

“良渚古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1月26日,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处致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正式推荐“良渚古城遗址”作为2019年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此刻,距离“良渚”两字首次出现在考古领域,已经过去了80多年。“良渚”已然从一个小镇的地名成为遗址名称乃至史前文明的一个类型。

现状调查

百年沧桑:古格王国达巴遗址考古调查记

在西藏西部象泉河流域的千山万壑之中,被岁月的风尘掩埋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古代遗址,它们铭刻着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但却悄然无声地在荒原戈壁上历经过百年苍茫。古格王国时期的达巴古城,就是其中之一。1992年和2004年,我曾两次到过达巴进行考古调查,从遗址的断壁残垣之中,真实地触摸和感受到了这段珍贵的历史片断。

理论方法

王芬:藤花落龙山文化城址试析

位于江苏连云港市郊区的藤花落遗址,发现内外两圈龙山文化时期的城址,内圈面积约4 万平方米,外圈面积约14 万平方米。发掘报告认为,内外两圈城址是同时并存的。本文认为这一结论不确切,因此着重从内外城墙的层位关系、相关遗迹包含物的年代等方面,对藤花落内外圈城墙进行了分析和讨论。认为内圈城址的营建时间可以早到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偏晚阶段,使用期延续到龙山文化早期;外圈城址的营建时间约在龙山文化早期后段,一直使用到龙山文化中期偏晚阶段。藤花落与邻近的日照尧王城和两城镇、五莲丹土等遗址发现的城址,在城墙结构、年代、内外城址的关系等方面基本一致。

理论方法

解开海昏侯身上的那些疑问

近日出版的《海昏侯刘贺》是第一部有关海昏侯及其时代的学术研究专着。作者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治秦汉史多年,他以文献记载的刘贺生平为基础,结合出土文物,将汉武帝晚期至汉宣帝中期的诸多重大历史事件加以详细解说,通过分析刘贺的经历与行事,揭示其个人的生活环境与性格特征——刘贺的戏剧人生,既是时代造就,也是性格使然。

考古资讯

海昏侯国考古发掘取得阶段性进展

1月27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消息称,海昏侯国考古发掘取得阶段性进展。通过实验室考古,海昏侯墓园五号墓中出土一枚刻有“刘充国印”字样的金属印章。结合文献记载,专家判断墓主是海昏侯刘贺第一个早逝的嗣子刘充国。图为海昏侯墓园五号墓中出土的刻有“刘充国印”字样的铜印。

理论方法

夏商周考古二十年

1928年开始的殷墟发掘,是我国考古学家第一次独立主持的对古代都城遗址的发掘。殷墟发掘标志着近代中国考古学的诞生,也使中国考古学从一开始便与古史的研究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新中国成立后进行的首次发掘,是1950年4月对殷墟武官村大墓的发掘[2];我们考古研究所1950年成立后进行的第一次发掘,是对河南辉县琉璃阁商代墓葬和固围村战国墓葬的发掘。这几项发掘在我国考古学史上均有重要意义,而其发掘的对象均为商周时期的遗址,这表明,夏商周考古学的产生和发展,是近代中国考古学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契机,同时,也是我们考古研究所建所初期即已开展的基础性工作。